医者仁心

谭宗明第一次听说赵医生是在安迪那里,天涯那个帖子被曲筱绡一个小姑娘给解决了,“她可是放弃了赵医生来帮我呢。”安迪笑笑。

“赵医生?”

“小曲新看上的一个骨科医生。”

谭宗明想,能让那个蹦蹦跳跳的曲筱绡看上的人,估计是个人才。

 

谭宗明第一次见到赵医生是因为老严。老严为了给安迪找弟弟,一大把年纪挺着个啤酒肚就去走山路,可不得受伤么?在当地小诊所看了看不太放心,于是连夜转移到上海,准备好好检查检查。

谭宗明去看他,正巧赶上赵医生查房。小赵医生一身白大褂双手插兜走了进来,仔细地检查老严的恢复情况。此时的谭宗明还不知道这个赵医生便是他觉得是“人才”的那个赵医生,只是觉得,嘿,这医生的手还挺好看的。

“伤恢复的不错,记得别剧烈运动,再过几天既可以出院了。”嗯,声音也不错。

看着把病房走成T台的赵医生,谭宗明抬头对他抿嘴一笑。

赵医生看看他,礼貌地点了点头回了个笑,走了。

老严看看盯着赵医生背影的谭宗明,有点发愣:“老谭,你这是……”

谭宗明回头问他:“这医生是谁啊?医院怎么给你派了个这么年轻的医生来?”

老严知道谭宗明是在变着法地套他的话,便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知道的情况都告诉了他:“人家可是个博士,清高着呢……”说完,又想起来什么似的,“对了,安迪的那个朋友,叫什么来着……曲筱绡,最近可缠他缠得厉害。”

谭宗明看着老严不怀好意的笑,没说什么,只是想着,这个赵医生果真是个“人才”。临走的时候对老严笑笑:“你这次受伤伤得可真是时候。”

 

之后谭宗明便借着询问老严的伤势,数次摸到赵医生的办公室里“谈论病情”,一来二去的,不但要到了赵医生的微信号,还发现他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笔直,起码,没有直如松柏。

老严出院的时候谭宗明去赵启平道谢,他走到赵启平的办工桌前坐下:“老严的伤终于好了,打算请你吃个便饭,你看有时间吗?”谭宗明冲他笑得一脸褶子。

“不了,我和人有约,其实我也没帮谭总什么忙,严先生的伤并不严重,我只是尽责罢了。”赵启平整理着桌子上一堆化验报告,抬头向谭宗明抱歉地笑笑。

看着赵启平修长的手指在一张张白纸间穿梭,谭宗明的动作跟着缓了半拍。作为一条大鳄,还是一条单身的大鳄,像这种他请别人吃饭的事情,已经很久都没人拒绝过他了。但是他也不担心,鳄鱼有的是耐心,他总有机会吃到猎物,一只看起来单纯无害的小羊的拒绝,他还不放在心上。

 

第二天晚上谭宗明去了酒吧,是一间GAY吧。这里环境不错还有准入限制,并对客户的资料严格保密,是谭宗明喜欢的地方之一。他坐在吧台,看着喧闹的舞池,突然觉得有点吵。该不会是老了吧?

他继续扫视着这个酒吧,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那人脱下白大褂换上一身休闲的衣服,气质瞬间就变得不一样了,和这个灯红酒绿的地方意外地适合。谭宗明的目光直直地盯着赵启平,许是这个目光太过热烈,赵启平回头,正对上谭宗明的眼睛。

看到是谭宗明,赵启平先是一惊,然后了然的笑笑,之后便滑进了舞池,像一尾鱼般消失在了人群中。

发现了彼此秘密的两人,关系开始变得不一样起来。他们的话题范围扩大,内容也比以前深入,赵启平感叹谭宗明虽是商人,却和他有着大量重叠的爱好,并且颇为擅长,而不是一般的商人那样只知道埋头赚钱。

“商人嘛,当然利益放在首位,但是工作之余,也得放松一下不是吗?”谭宗明也很开心,这个赵医生啊,不但是个人才,还是个合他胃口的人才。

 

那天上午谭宗明照例向赵启平发了微信,但许久都没有人理他,以为是还在忙,谭宗明也没有理会,直到看到赵启平傍晚给他回的微信。

“人没救回来。”

谭宗明愣了一下,回道:“你现在在哪?还在医院吗?”

“嗯,正准备下班。”

抓起车钥匙,谭宗明就往医院赶去。

等他到的时候,赵医生刚准备离开。谭宗明看着面色苍白明显憔悴了的赵医生,笑笑:“走吧,去吃点东西暖暖。”他不知道该怎么劝赵启平。人死不能复生,你已经尽力了?这些话估计他已经听烦了。

赵启平抬头回他一个笑:”我没事,送我回家吧,我歇歇就好。“  “成。”

谭宗明他回了小区,给了他一个拥抱。

 

过了几天,谭宗明收到赵启平的微信。

“今晚有空吗?下班后一起吃个饭吧,我在医院门口等你。”

一向稳重的谭总瞬间心花怒放。

谭宗明提前到达了医院门口,不一会儿,人便来了。“走,去吃饭。”小赵医生笑得灿烂。

晚饭后谭宗明送赵启平回家,到楼下后,坐在副驾驶的赵启平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无奈的笑笑,抓过他的领带便吻了上去,然后迅速撤离,开门下车。

“怎么办,我好像有点喜欢你了。那天我第一个想到的不是父母也不是那帮朋友们,更不是曲筱绡,而是你。你说怎么办呢?”赵医生扒着车窗,瞪着大眼睛,说完便转身上楼。

“不怎么办,因为我也喜欢你啊。”

走到家门口,赵医生收到了条微信。

“医者仁心,那我便收了你吧。”

小赵医生在门口笑得眉眼弯弯。

老谭则在车里笑得一脸褶子。


评论(8)
热度(88)

© 一只猫 | Powered by LOFTER